美国企业税制改革和全球FDI流动

发表日期:2017-5-8 已经有0位读者读过此文

美国企业税制改革和全球FDI流动

Miguel Pérez Ludeña

 

作为世界最大的FDI来源国,美国的FDI占世界对外投资存量的24%。目前,美国国会和新任美国总统提出了企业税制改革的计划,并将重点对跨国公司(MNEs)海外收入的征税工作进行改革。因此,我们应考虑这些计划对FDI流动情况及对跨国公司行为的影响。

目前,美国跨国公司对外国子公司的海外利润部分也承担纳税义务,这部分税额可以扣除已经向东道国缴纳的税额。由于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不返回美国时就暂时不被征税,并且美国的企业税率(35%)高于其他大多数国家,因此许多公司倾向于在海外积累收入,以避免在国内的巨额税负。根据最新的估计,美国公司在海外有2.343万亿美元的“再投资外汇收益”[i]。其中一半被再投资于生产性资产,这是跨国公司的常见做法[ii],然而另一半以低税率地区的流动资产形式进行保存[iii]

解决这一扭曲现象的改革应FDI的流动有着短期和长期影响。首先,存在用一次性收费取代纳税义务以吸引海外累计收入回流的计划[iv]。如果跨国公司认为这一政策像2004年美国就业创造法案一样存在时间期限,那么返回美国的海外收入额可能会非常高。例如,假设最终交易只会吸引一般以流动资产形式存在的再投资收入(总量的25%),回流美国的海外收入将高达6000亿美元,是过去几年中美国年均FDI流出额的两倍。改革应在几年中扩大海外收入回流这一现象,但是每年的美国FDI流动(及一些其他国家的FDI流动)仍会存在严重的扭曲现象[v]

母公司将会如何处理这种一次性的流入呢?改革的目标是提高美国国内的投资。但是大多数海外累计收入都属于大型信息科技和制药公司,这些公司在美国已经可以获得想要的任何数量的资产[vi]。更可能的情况是,资金会用于降低负债,支付股息或者参与大额股票回购。它可能还会提升国内并购的需求,在科技公司中这种并购需求已经很高了。监管者和市场参与者应该了解突然的资金流入对金融市场可能造成的扰乱。

从长远来看,改革可能会降低跨国企业将未来的国外收益留在海外的动机,使美国国外子公司的再投资率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一致。这主要影响到低税率地区的流动资产中留存的再投资收益。但是,再投资于生产性资产的决策即使影响再微弱某些东道国都能明显感知:比如,美国跨国企业的再投资收益占墨西哥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19%[vii]。在两个非美国经济体之间也可能看到这些影响,因为美国跨国公司的外国子公司投资于其他国家的资本较少。

第二个方面涉及对防止跨国企业通过利润转移进行避税的全球努力的影响。如果改革使美国公司利率与其他大型经济体一致,就能纠正全球公司税制的严重扭曲。但除非取消公司税,否则美国公司(像其他国家的公司一样)仍然有动机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

总之,随着公司们放弃再投资外汇收益,美国的公司税改革可能会产生大量的FDI流动。较低的公司税在长期可能会增加对美国的投资,但流回国内的国外收益却很少会投资于生产能力。但是,如果能降低美国公司向海外转移利润的动机,那么这一改革可能有助于协调国际税收法规并阻止激进的税收筹划。美国和其他政府应该抓住机会,继续在此议程上深化合作。

(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翻译)



[i] 详见Jessica McKeon, “Indefinitely reinvested foreign earnings still on the rise,” 审计分析, http://www.auditanalytics.com/blog/indefinitely-reinvested-foreign-earnings-still-on-the-rise/.

[ii] 详见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6 (Geneva: UNCTAD, 2016), p.7.

[iii]Jennifer L. Blouin et al., “The location, composition, and investment implications of permanently reinvested earnings,” July 8, 2014, https://ssrn.com/abstract=2154662.

[iv]上届政府提议将一次性征税的比率定在14%,但是新的提议可能会更低。详见 2015 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 (Washington, D.C.: 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ors, 2015), p. 219, 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sites/default/files/docs/cea_2015_erp_complete.pdf.

[v]Repatriated earnings are counted as negative FDI outflows in home countries (a credit in the financial account of the balance of payments) and as negative FDI inflows in host countries (a debit).回流的海外收入被看作是母国负的FDI流出(在国际收支财务账目中计入贷方),也被看做是东道国负的FDI流入。

[vi] In AJCA’s experience, only firms that were capital constrained used the repatriated funds to increase investment. 根据AJCA经验,只有资本受限的公司才使用回流资金扩大投资。详见Michael W. Faulkender and Mitchell A.Petersen, “Investment and capital constraints: repatriations under the American Jobs Creation Act,” NBER Working Paper no. w15248, August 2009, https://ssrn.com/abstract=1454981.

[vii]墨西哥经济部http://www.gob.mx/se/acciones-y-programas/competitividad-y-normatividad-inversion-ex

tranjera-directa?state=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