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经所2017届博士毕业生王准:我的感谢

发表日期:2017-6-30 已经有0位读者读过此文

国经所2017届博士毕业生王准:我的感谢

 

冬去春来,白驹过隙,经济学院高楼门口的那几棵桃树禁不住春日阳光的挑逗,今天又一次绽放出粉红的花朵,好生妩媚。在这清明假日的大好时光里,整个南开园充满了熙熙攘攘的观光人群,彰显出比平日多几分的热闹。而我,依然穿梭在西区公寓和经济学院方楼实验室的路上,过着临近毕业的“博士论文生活”。回首一算,这已经是我在南开园的第五个年头了。是呀,又到了该走的时候。可是在离开之前,我想说几个谢谢。


 

感谢祖国,豪情壮志报国在先!

很多人的博士致谢都是从感谢学校、感谢恩师、感谢父母开始,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此时此刻,在我心中,我很想感谢这个时代,我很想感谢我的祖国。在我成长的岁月中,在我风华正茂的年华里,给予我学习知识的权利、见识世界的机会、公平竞争的规则。也正是这些权利、这些机会、这些规则能够让我从一个少不更事的无知少年,变成一个知世界、知中国、服务中国的向上青年。

我享受了祖国的九年义务教育,参加了让我改变命运的高考,度过了快乐的大学时光,然后又完成了系统性的硕士博士研究生教育,更拿到了国家公派资格去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留学,这一切的一切不能说是我的幸运,而要说我活在了一个最美好的时代的最伟大的祖国。从小父母就教育我做人要有梦想,于是我总是给自己设定一个梦想,然后期待未来的某一天我能够实现。我梦想过我当飞行员,梦想过当将军,梦想过我当央行的行长。但是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发现梦想总在破灭,之前设定的那些愿望,随着我认知的提高,总是变得遥不可及。在自己设定的梦想一个又一个破灭以后,我却发现,无论我的梦想是什么,我总是在想做一个对这个社会,对祖国有用的人。人追求的东西可以有很多,金钱、权力、地位、家庭,但是对我来说,奉献社会并获得社会的认可是让我觉得效用最大的事情。

我热爱我的祖国,我也感谢我的祖国。即使我远在大洋彼岸求学的时候,当我站在帝国大厦楼顶、时代广场中心还有五角大楼门口时,我的心中总是会燃起对祖国的自豪和感恩,燃起我的中国心!我还记得2016年春节,我在Hudson River旁的中国驻纽约大使馆门口观看新年的烟火,我和几百个和我一样的留学生在冬日的纽约,看着天上绚烂绽放的浏阳河烟火,手中挥舞着五星红旗,大声的呼喊着:我爱你,中国!

 

感谢南开,允公允能永远在心!

南开赋予我的,不仅仅是南开人的标签,更是一种南开精神。允公允能,日新月异,从我进入南开园开始,我就一直在体会、琢磨这句话的意思和精神。在我看来,想用一句话来解读校训并不能说明对南开精神的深刻理解,但是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里,时刻能想到公能精神对我的培育和指引,就是对南开精神最好的传承和解读。我不敢说南开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但是对我来说,南开给予了我最好的拼搏精神。那些考试考100分的人很难在下次考试保持住自己的第一位置,因为没有具体的奋斗目标会让人失去斗志,但是像我们这样考了98分的人却知道,我的目标很明确,考不考100分不重要,只要下次超越第一我就是第一。上面这句话也许说得很粗俗,但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南开赋予我的就是这种站在上游、搏击浪潮的精神。

 

感谢恩师,授业之恩此生难忘!

首先我最想感谢我的博士导师蒋殿春教授,我很难用具体的文字去形容我对他的感激之情。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蒋老师对我人生的影响,我只能说,是他翻开了我人生崭新的一页,让我从此在追梦的旅途上肆意驰骋。还记得五年前,在我进入南开之前,如果不是我临门一脚,狗急跳墙博了一把,研究生考试考了399分进入南开,现在的我可能早已随波逐流、浪迹社会了。也正是那一博,让我有机会认识了蒋老师,开启了我人生新的篇章。我不是个老老实实安下心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学生”,我充满了对世界的好奇和对各种新鲜事物的追求,回想这五年,在我奋力追求的各种目标的时候,蒋老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个不。我很感谢他对我的信任和对我的支持,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心中明白自己的路,能够规划好我的人生,努力拼搏,他永远会是我坚实的后盾。蒋老师对我教导和帮助,这一生都受用不尽。

我要谢谢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投资中心的导师Karl P. Sauvant教授,他是个典型的德国人,有着一丝不苟的钻研精神和和蔼可亲的待人方式。从一开始见到他,被他在学术上问到心跳急速、脑门冒汗到离开纽约时他对我谆谆教导、寄予希望,在纽约的这一年多的时光里,他给予我学术上的极大帮助和生活上的悉心照顾。我不知道下次再与他重逢会是什么时候,但是在我人生的轨迹里,是他给予我机会让我在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和成长,这种感激之情,会刻在我的心里,每每想起,难以言谢。

我很感谢我的硕士导师张宇老师,他是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哥,更多的时候,他都是细心耐心的指导我,在我学术启蒙的阶段,给予我极大的帮助,伴我成长。

我要谢谢我在本科时候的老师马亚明教授,他不仅是我的老师,同时也算是我在国经所老一辈的师兄。也正是他发现了我,指引了我,给予我成长和成功的机会。虽然我年少轻狂打球打断了韧带,拄着双拐去上他的课,坐着轮椅去参加他的考试,但是他总是不停的鼓励我支持我。即使我离开本科母校很久了,但是我还是难以忘记马老师对我的伯乐之恩。

谢谢我的师母马静如博士,很多时候我把师母当做自己的母亲一样。师母给予我学业、生活、职业规划等方面的帮助和指引,同时每每我觉得做了错事,害怕老师责骂的时候,师母就是我心灵上的保护伞。谢谢师母,把我当儿子一样对待。

感谢南开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所有老师们,熊性美先生,冼国明教授,戴金平教授,盛斌教授,葛顺奇教授,李荣林教授等等,在此我不一一指出,但是感谢这五年里,你们对我的指导和教育,谢谢你们!

 

感谢父母和亲人,养育之恩难以相报!

很少有机会能跟父母说声谢谢,因为面对面的言语总是显得感情特别单薄,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面前,有时候想说句感恩的话还真的很难。反正这是我博士论文的致谢,会陪伴我的一生,那么借这个机会,我想对我的父亲母亲说一声,谢谢!

从我出生到现在,父母为我这个顽皮的臭小子操碎了心。27年的时光里,我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变成一个独立面对社会的九尺男儿,但是父母却在渐渐衰老。我还依稀记得我年幼的时候,父亲带我踢足球,他结实的身躯和高大的背影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里,他就是我的依靠。直到前两天父亲因为肺炎住院,我赶回家看望父母,我才真正的意识到,父母已经慢慢变老,而我还没顶起家庭的大梁。这种感觉并不是在物质上需要父母给予我帮助,而是在精神上我还是个孩子,父母还在不断给予我关爱和照顾。在他们的眼里,我永远是个孩子,可是现在的我多么渴望能够撑起一把大伞,为他们挡风遮雨。后来,我渐渐明白,父母给予孩子的最好的东西,不是物质上的无限满足,而是温暖和睦的家庭环境,这也正是支持我不断前行的坚实后盾。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不一定能够达到最终的治理国家、成就功业的终极目标,但是不断增加自己的才华和美德,维护和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家族是我现在可以做到的分内之事。

谢谢我的父亲母亲,谢谢我的亲人,血脉的传承让我们在这个社会里成为一个相聚、相依、相爱、相助的团体,无论未来怎么样,我们始终是一家人。

 

感谢朋友,孤独的日子不再寂寞!

我有很多朋友,我也很愿意交朋友。我觉得人生的过程就是与不同的人相遇、相识、相知的一个过程。很多朋友出现在你生命的某一刻,有些人会如白驹过隙一般来了又去,有一些会占据很长的一段时间。悲观的来讲,无论朋友多么要好,都只会出现在你生命的某一段时间,很难陪你走过生命的整个旅程。但是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心中始终保持一份情谊和感激,因为真正的朋友,即使在未来的某天突然出现在你身边,彼此也会突然回想起旧时的岁月,找回那份曾经的友情。友情,就好比是陈酿的好酒,很久不见,只是尘封,但是一旦打开,历久弥新。

在这五年的时光里,我要感谢很多朋友。

感谢2014级国际经济研究所学术型硕士班的同学们,谢春林、周泽平、张颖峰、禹明旺、徐溢、何楠等等,你们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目标。

感谢我的师门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谢谢你们和我一起在蒋门的大家庭学习、成长。谢谢臧成伟、王晓霞、张禹对我博士论文的指导和帮助。特别要感谢谢红军博士给予我学术上指引和帮助,同时在帮你完成康奈尔大学的申请后,我也获得了极大的喜悦感。

感谢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朋友们,周想、王伟彤、孙浩城、韩雪、卢霄、林拓、李旭冉、柳博仁、赵天、Even、陆华强博士、安寿志博士和王军旗律师等等,我把你们的名字都写上是为了告诉你们,谢谢你们在纽约对我的照顾,在我远离祖国和家人的时候,我把你们当做我的亲人对待,也谢谢你们当我在纽约需要你们的时候,一直在我身边。

感谢我在南开游泳队的朋友们,你们和我一起在泳池里拼搏,锻炼了我的身体,磨砺了我的意志。

谢谢在北京的所有朋友们,特别是曹裕、张苗苗、陈一匡和在硅谷的赵思若,你们在我开心的时候分享我的快乐,在我悲伤的时候分担我的痛苦。

谢谢所有没有点到的朋友,无论怎样,友谊长存,有缘再聚,这一份情难舍难了。

 

谢谢你,纽约!

我对纽约的感情,难以用一段话来细细表达。在那段时光里,在那片梦想的土地上,我们笑过,哭过,爱过,痛过。每天早上醒来,被各种新奇的想法和新鲜的讯息所感染,在这个世界之巅的城市里,曾经感觉非常遥远的事情,离自己总是很近。那些曾经只会出现在电视里的“大人物”们,有时可能就在你身后跟你一样在等Joe’s Coffee的那杯Cappuccino。在混迹了纽约的形形色色的场合和认识了各行各业的朋友们后,我不断睁大我的双眼,感受这个大千世界带给我的绚丽的感官冲击。我曾想找份工作,留在纽约,但是最后,我还是跟大多数人一样,只是这个美丽城市的一个过客。纽约,逝去的是岁月,带不走的是回忆。

我要谢谢哥伦比亚大学,特别是法学院和可持续投资中心,给我宝贵的机会在这个神圣的学府学习和深造。每当我深夜从法学院的图书馆走回家的时候,灯火通明的哥大校园总让我觉得,奋斗永远不止。

有的时候,我总在想,等我老了,毫无牵挂的时候,我会回到纽约,住回那个有着120年历史204 W 108th St的老旧房子里,看着Park Ave上步履匆忙的行业精英们,听着Time Square街头艺人们的尽情的演奏,享受着Central Park长凳上的阳光沐浴,再一次静静感受这个城市带给我的感官上的冲击和精神上的赠与。

谢谢你,纽约,让我的生命更有意义。

 

在这个静静的夜里,我从凌晨写到黎明,我写下了这积淀了五年的感情,也把我平日里很难表达的那些文学矫情留了下来。此时此刻,我真的很不舍得离开这片培养我多年的土地,但是我更期待进入社会奋力拼搏的激荡人生。让这时光定格在我花尽汗水泪水的博士论文的最后一页里,伴随着青葱岁月和懵懂年少的逝去,我希望我未来的努力能够对得起上面感谢过的每一个人。

 

 

 

                             2017年4月4日黎明于南开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