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玉琪:在路上

发表日期:2017-1-10 已经有0位读者读过此文

范玉琪:在路上

范玉琪,2015年国经所硕士毕业,本文是她工作一年半后的感想与

思考,很值得阅读。

 

无论是多么美好的体验,

也无论是多么深切的悲哀,

都会逝去,都会成为修行的一部分。

 

我希望能用文字写我自己,也写有相似经历的人,

时光会安抚受的伤,也会给人信仰,

认真过好每一天,明天才会是你热爱的模样。

 

 

这一年,我24岁,从20152016,从毕业到工作,生活教会了我很多。

“所谓青春就是尚未得到某种东西的状态,就是渴望的状态,憧憬的状态,也是具有可能性的状态。”我想,这一年的我,应该是这样的状态,眼前展现着人生的广袤和恐惧,面对着生活的艰辛和侵略,尽管我拥有的还不多,尽管我的力量还很单薄,但是偶尔也能畅想一下拥有一切的感觉。

 

有梦想的人光芒万丈



前两天下班,和同事讲起来到现在为止自己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其实,我真的有很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有什么事情是我想做而没有做的呢?有什么事情是我通过现在的努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的呢?


我想出国留学,想趁着年轻出去看看这个世界,让自己换一种节奏,换一种生活方式;想培养一个兴趣,除了工作还有一件可以让我放松、让我发现美的事情;想当一个自由撰稿人,把自己看到的用文字记录下来,完成看清外在世界和认清内在自我的过程。经常,站在北京拥挤的地铁上,看着车窗上人和人之间模糊的轮廓,思绪就已经飘出去很远,被报站声拉回现实的时候,我会突然庆幸自己还是一个拥有梦想的人。在我的思想里面,人生的过程应该是阶段化的,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重点。有梦想是好的,但是在实现之前,必须经历的就是现实的磨砺和考验。


我原来的舞蹈老师,比我还小两岁,我其实今年很少和她联系了,只是从朋友圈里能看出她的动态。这一年,她和男朋友分手,毕业之后拖着行李箱回到重庆,开始创业,从一个人到六个人,创办了一家很小的传媒公司。最难的时候,六个人和五只狗挤在一家破房子里;空调坏了,半夜热到冲冷水澡;没有晾衣服的地方;几个人吃一桶泡面。你看,梦想的样子有很多种,但是生活的残酷往往是相似的。她经常在朋友圈分享拍的写真,录的MV,制作水平、拍摄质量什么的就谈不上了,但是我觉得里面她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眼神,都是光芒万丈的。


读书的时候,一直不知道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以为成绩就是一切,年少轻狂的心多少有些不可一世。工作了,才明白世道艰难,绝大部分人在不同的岗位都熬的不容易,没有人将就你,没有人同情你。太多人,不远万里,背井离乡,在大城市孑然一身的奋斗。人和人之间,真的有出身、家庭、际遇、长相的千差万别,唯一没有差别的,大概就是努力的权利了。

 

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我很多次见过凌晨三四点的北京,不是因为醒得早,而是刚刚才加班结束要回去睡了。整个街道都因为漆黑而笼上了一层雾气,路上零零星星的几辆车。还在规律变化着的红绿灯,是那些疲惫的夜里最鲜亮、最活跃的颜色。我们七七八八个人走在街上,边走着,边说笑,临睡之前,总是最清醒的。走过一个小路口的时候,还会闻到烧烤的味道,偶尔还会碰上几个刚刷夜结束的社会青年,身上还带着散不去的烟酒味。那段时间,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早一个小时下班,早一个小时睡觉。


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感冒很久都没好,出差去西安,那是最忙的时间,白天边擦鼻涕边做底稿,晚上耳朵疼得难受睡不着觉,为了让自己好起来吃不下饭也强迫自己吃,每天都要喝很多杯开水,记得,每次给爸妈打电话都不敢说太多话,怕说多了自己会哭出来。再后来,借调到一个新项目,客户的业务是之前没接触过的类型,只能自己抱着合同一笔笔看账是怎么做的,为了能找到差异,一本本的翻凭证,还原客户计算的过程,再去和客户解释,能得到认同才是如释重负的时候。中期结束,大概八月底下了项目,开始准备CPA考试,每天给自己订好计划,每天需要看哪些科目、看多少页书、做多少题,没有时间睡懒觉,没有时间逛街,只有傍晚的时候出去跑几公里,出些汗才觉得压力小了很多。每次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想着现在觉得辛苦,是因为在走上坡路。


也许真的是这样,时间花在哪里,都是能够看见的,付出的够多,便不会被辜负。这一年多,我通过了CPA专业阶段的考试,用掉了3个笔记本,写满了日程、学习和工作笔记,这些都是我的财富,再回过头看,真的觉得自己变强大了。这一年,我好像一直都在学新的东西。有的时候觉得,大学和研究生学的知识也用不太到啊,但是真正宝贵的是学习的能力和思维的方式。从一开始工作的抓不到头绪,到现在慢慢理清思路,能够发现问题,并能够灵活的解决一些事情,我觉得自己是在进步的,这种感觉很好。现在的我,无比感谢之前那个努力又坚持的自己。


在毕业之前,我就在想,我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的优势是什么?我努力让自己具备更专业的素养,让自己多学一点技能,可能过程会很难,但是我愿意去相信、去努力。我们同学聚餐沟通起来,这一年,没有人走的是不难的,不管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工作,不管平台的大小,都是一个慢慢摸索的过程,可能会走弯路,但是努力过后也会有很大的成就感。工作是最好的修炼,从第一层开始,不断投入、付出,一点点累积自己的功力,然后才能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这一年,因为工作,我见过很多很多人,经过很多事,他们有配合的、拒绝的、善意的、恶意的。而我总是需要以谦卑而友好的态度和所有人打着交道,就像食物链最底端的动物,不能有自己的脾气。遇到过工作认真负责的人,遇到过冷漠无礼的人,也遇到过咄咄逼人的人,与人相处,确实是一门哲学。有时候,我会想,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是不是也曾经像我一下,怀着紧张与不安,缺少自信和笃定,小心翼翼地做着我现在做的事情呢。刚开始的时候,别人的态度会让我高兴,让我不安,可后来,习惯以后,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工作而已,控制不了别人就控制自己。人真正变得强大,不是守着自尊心的时候,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我想,在别人的烦躁敷衍、虚与委蛇中,把持自己的底线、克制自己的情绪,应该是我能够给予最大的善意和尊重了。

我最崩溃的时候,自己跑到洗手间哭了十五分钟,然后回来继续工作。可能,总是要经历过一段锥心的疼痛,才会有所成长。我记得,七夕情人节那天,因为长时间对着电脑打字,肩膀疼的不行,下班和同事一起去做按摩,我们聊起工作中让自己崩溃的事情。我才发现,在忙碌的工作中,压力大、任务重,每个人都肯定会有一次撑不住的时候,只是大家都不说,默默地自己扛着,过了就好了。年少的时候,我们会把每一点的不如意渲染的惊天动地,长大以后却学会,越痛苦越不动声色。然后我们会发现,深呼吸一口气,这样那样的困难自己终于还是会挺过去的。其实,回头来看,我们经历的大部分问题到后来都只是虚惊一场,只有经过这个过程,内心世界才能斑驳和强大到非同一般,心里兵荒马乱的人,嘴上总是一言不发的。


很庆幸,在工作中,认识了几个好朋友,我们一起加班,一起吐槽,相互鼓励,相互支持,见过彼此最邋遢、最疲惫的时候,也见过彼此最认真、最无敌的时候。我记得3月份,我们工作的会议室,桌子上堆满了文件、电脑,桌子的一端放着一束粉色玫瑰,同事把花插在喝完的星巴克咖啡杯里,两边放了没开罐的啤酒保持平衡。我突然就想起,我高考之前,班主任给我们读得那篇文章花开不败,在高考的时候,班主任也学着文章里那样,在讲台上的玻璃瓶里放了几束百合,我到现在都没办法忘记那个景象:傍晚的阳光照在写满公式的黑板上,照在迷离的花瓶上,也照在每个人的书桌上。你看,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这都是一段满是劳累与压抑的日子,但是也有那么美好的瞬间和气息,这都是我们曾奋斗过的战场,战场上开着美丽的花。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身处闹市,你会觉得孤单吗?我会。越来越能够体会孤单是什么,孤单是一种本能,本能地要在无聊的日子中寻找生活的刺。就算有工作,有爱人,有同事,有朋友,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孤单。孤单是夜深人静辗转难眠的不安全感,是人山人海中却觉得这些热闹都和我无关,是在每个周日的晚上都去同一家餐厅吃同样的菜,是逛街买了好多衣服却不知道该在哪天穿,是某天下班路过转角的广告牌就突然很想回家。


我每次从家回到北京都要很久才能适应,适应每到饭点不是叫妈,而是叫外卖。有时候站在路边看人来人往,会觉得城市比沙漠荒凉,每个人靠得那么近,却又离得那么远。我很喜欢在三里屯溜达,三里屯的夜晚总是会让人自卑,太多喧嚣,太多美女,也有太多游离于外灵魂,太多你触及不到的繁华提醒着你的渺小。有段时间,习惯了在睡前看一部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会觉得很有安全感;我会注册很多APP的会员,保证自己在家的时候一定要有视频的声音;会自己买一桶爆米花去看场电影,会自己去咖啡厅看会书,我可以自己去做很多事情,学着享受和自己相处,学着用独处的时间净化心情。


圣诞节的时候,我收到阁阁的微信忽然想起来两年前我们一起逛大街挤公交的那个平安夜啦,wuli范范圣诞快乐,当时在出租车看到这句话,突然就好想哭,觉得那时候真好,无忧无虑的,不知道孤单为何物,什么都可以分享。孤单是成长的产物,小孩子是不知道孤单的。现在的我们都背负了更多,都有不同的路要走,都有了软肋也有了铠甲,都有了可以炫耀的部分,也有了不能碰触不可言说的部分。


就是因为生活并不容易,和你一起走着的人才值得珍惜。孤单也好,热闹也罢,我们都在学着和不同状态的生活握手言和。愿漂泊的人都有酒喝,愿孤独的人都会唱歌。

 

人生的路要一起走



有一个我很心疼的朋友经历过长时间的挣扎,在今年终于离婚了,我以为她会崩溃痛哭,很久才能缓过来。可是她很快就开始新的工作,每天都很忙碌,不再在朋友圈里记录她的难过。她和我说我特别害怕想之前的东西,怕自己会绷不住了,所以只能往前看。在经济学上有个概念叫做“沉没成本”,我今年才真正明白这个词的意义。人是要向前看的,站在现在现时,以现在的自己去掌握今后的生活,而不是囿于自己曾经付出的时间、情感和精力,还把自己困在不好的人和事上,那未来会依旧不堪,可能的美好都会被亲手埋葬在过去的坟墓里。


结婚、离婚,其实只要几块钱。这一年,我听到“爱情”这个词少了,听到“婚姻”这个词多了。毕业以后,很多同学的人生开始跑步前进,恋爱、结婚、生娃,这些大步骤很快就完成了。可是,婚姻是什么呢? 我身边的朋友,父母催婚的真的太多,每次聚会,都得说起来这个话题。可是,我认识的很多女生,都觉得,自己不会为了结婚而结婚,两个人的婚姻应该是能够让生活更好,如果不是这样,那又何必勉强自己。爱情也好,婚姻也罢,都和我们的上一辈太不一样了。这个时代,没有谁离开谁是没办法活下去的,婚姻不再是到了一定的年纪必须要完成的捆绑,而是大家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我觉得“婚姻应该是两个人关于精神的共同成长,在最无助和软弱的时候,有人托起你的下巴,扳直你的脊梁,令你坚强,陪伴左右,共同承受命运”。


今年听过最动人的故事: 毕业以后,一个在北京的男生,坚持不懈地追一个在南方的女生,每三周飞去南方那个湿热的城市,女生被男生的真诚打动了,现在他们很幸福地在一起了,要一起去走人生的路。我想,像这样能克服时间、空间距离的感情,一定需要很大的勇气。有时候,无所顾忌的去爱,不求回报的付出,是一种能力,只是很多人都不具备这种能力。所以,人生遇到的每个人,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换一个时间认识,就会有不同的结局。或许,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而有些爱,却能相濡以沫,执手偕老。爱情亦或是婚姻,最好的礼物,从来不是金钱物质,不是一纸契约,甚至不是山盟海誓,而是你对我的改变,在爱与被爱的关系里,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自己。

 

北京,北京



2015年毕业,我离开呆了6年的天津,到了北京,我喜欢陌生的环境带来的新鲜感。到现在,我也在向往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在北京,巨大的贫富差距会刺激着你思考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可能这一秒,你身边经过的是一个摆水果摊收入微薄的人,下一秒经过的就是身穿名牌收入百万的人。生存,就像这个词本身,看起来就不容易。从最开始需要爸妈支付第一次的房租,到后来慢慢能收支平衡,从买衣服先看价签,到也能为了舒适买上千块的鞋子。马斯洛的需求理论说的真是好,总是要满足了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才能去追求生活的质感和自我价值的实现。在爸妈眼中,我也许渐渐从一个孩子变成了一个大人,在妹妹眼中,我也许渐渐从一个姐姐变成了一个可以依赖的人,这让我觉得很骄傲。我可以在过年的时候,拿一笔钱补贴家用,给大家买贴心的礼物,更重要的是,我在变得有能力去负担起更多的责任,这是一种幸福。我常常和我妹妹说,读书的意义不在于考试也不在于分数,而在于你要用这个方式认识这个世界,进而认识你自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当可以走上社会的时候,拥有可以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和能力。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可能,北京,这个城市,对于很多人,代表着一种情怀,代表着青春岁月里最嚣张、最勇敢、也最不计后果的那段。在这里,你会看到比你聪明、比你漂亮、比你家境好,还比你努力的人真的有很多。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地来到这儿,然后又带着一身的故事离开。这里那么满,又那么空,没有怜悯,没有弱者,有的只是大家通过工作、情感寻找一处心灵栖息的地方。


北京的美,散落在这个城市的各个方向,留守在每个季节的深处。我在奥森看过春的花开,在酒庄躲过夏的清凉,在银杏大道赏过秋的金黄,在故宫走过初雪的长廊。我去过很多餐厅,喝过很多咖啡,拍过很多照片,喜欢靠在沙发上发呆,吃着甜点,做着自己充满文艺的梦。其实大部分时间,我是忘记我在北京的,公司、客户、家,每天来来回回,每个地方被地铁的线路切割的零散又绵长。在每一个为了生计奔忙的日子里,这个城市对于我来说,都只是一个上班的地方。有时候下班,从城西打车回家路过长安街,看到天安门城楼,看到人来人往的游客,看到站岗的解放军叔叔,我才会意识到,哦,原来我在北京。记得2009年的1231号,和同学跑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从凌晨三点站到早上八点,为了看一次新年的升旗。那天晚上的寒冷和开心还历历在目,可是竟然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因为雾霾,北京的冬天特别地难熬。前两天,因为雾霾,晚上要咳很久才能睡着。每次戴着口罩,走在白茫茫的街道上,我就在想,我到底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可能是因为我特别害怕自己忘了心中的悸动和憧憬,害怕自己被掩埋于茫茫人海过着被安排好的生活,害怕现在想去的地方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去了,害怕爱的人就这样成为了爱而不得的那个,害怕当年华渐逝再回首发现不过一场空。可能是因为,在这里,我能变成更好的自己。

 

最远的旅行,是从自己的身体到自己的心。



我把非洲列为我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前段时间,去看罗红的摄影艺术展,我觉得很震撼,震撼于这种摄影的艺术。他的照片不是凝固的画面,而是一种动态的传达,你能够看到那种广阔的、磅礴的、融合的、超越物种的情感的共通和自然的神奇。那种生命的状态,不是人为圈养的,不是刻意安排的,是一种欢腾的、野性的、冲击的、扑面而来的。我在看电影走出非洲的时候,随着卡伦和丹尼斯在空中翱翔,俯瞰壮美的非洲大地,荡气回肠。在嚣张跋扈的命运之下,一个女人的爱与尊严、优雅与豁达,就像那片土地上的狮子、斑马,从不属于谁,但是通透又热烈,以一种顽强的姿态野蛮生长。


这一年,我加了很多班,也休了很多假,走了很多路,去了很多地方。到一个新的地方,我喜欢去看日出日落,那一刻的世界是安静的,安静的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那一刻自己的内心是满足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坐在黄昏笼罩的沙滩上,吹着海风,喝着红酒,一个卖烤玉米的爷爷都会让我觉得感动。这个世界从来不吝啬赐予我们美丽,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风起云淡,四季变换。我们会去很多地方,抵达很多城市,遇见很多人,希望我们不论什么年纪,都可以一直心怀对生命的感恩,对风景的期待,对美好世界的感知能力。


旅行让我觉得自己开始学会温柔,开始有一种江湖的侠气。我去了不同的国度,见了不同状态的人,能够以更包容的心态去看待身边的人和事,看待那些普通的、特殊的存在。我们在巴厘岛的司机,中文名字叫做孙悟空,他说,他原来的时候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人,吸毒、打架,后来他遇到现在的妻子拯救了他,就像如来佛祖降伏了孙悟空。他现在努力学习中文,接待中国的游客,努力让生活变得越来越好。我渐渐明白:人生应该是场体验,华丽的,卑微的,强大的,脆弱的,疯狂的,安静的,歇斯底里的,心如止水的,这些都是生命的恩赐,是塑造独一无二自我的恩赐。我们可以单身,也可以热恋,可以贫穷,也可以富有,可以时过境迁,也可以从头再来,可以扎根故土,也可以背井离乡,世俗的眼光总是局限于唯一的生活方式去评判,但是真正过的好,不过就是,你好就好。


这一年,很多事情都没有按照我们曾经计划的那样发展。上学的时候特别容易会羡慕别人或者觉得别人厉害,但是现在不再轻易如此。生活远比想象中的更加复杂,在得与失之间,局外人没办法衡量哪个更为重要。以前总想着要努力活成别人的样子,现在觉得最难的是活成自己的样子。


这一年,我们发现,没有钱多活少离家近的工作;发现以前那么笃定的也许不是游戏的规则;发现在自己脑子里预演了无数遍的场景终究没能实现。这一年,有人换了工作,有人变了风格,那么多人来了,那么多人又走了,那么多时候我们哭了,然后又笑了。原来有人和我说过,当你在每一个节点,都做了和周围的人一样的选择,那你就真的只能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凡了。生活的残酷在于你放弃了梦想、爱情、机会之后,却找不到你想要的安逸。所以,我们都在战战兢兢、又勤勤恳恳地探索生活的方向。有些问题,时间不一定会给出答案,它只会把最重要的事情变得一般重要,把一般重要的事情变得不那么重要,然后沉淀下来的就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的思想。


我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好像是个永恒的问题。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内心比外在更美好的人,外在充其量能带来数年的光鲜,韶华易逝,长久的优雅应该来源于通过时间和经历涵养出来的才情和安宁。我希望自己可以淡定地面对以后的未知和挑战,以向上的姿态自由生长,自信、热忱、积极,想要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并实现自己的价值。我希望自己做一个人群中真实、自然的人,不张扬,不虚饰,心有所定,专注做事。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不必太忧心于未来,当你经历过很多事情以后,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诗和远方从来不是想象中的虚妄,只是刚好我们还在寻找的路上。

 

                                                                 范玉琪

                                                          2017年12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