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其淋副教授荣获第十九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论文三等奖

发表日期:2016-11-23 已经有0位读者读过此文

   毛其淋副教授荣获第十九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论文三等奖


           

近日,第十九届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获奖名单公布,国经所毛其淋副教授发表在《经济研究》上的论文“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制造业就业变动:来自中国加入WTO的微观证据”(合作者为清华大学许家云博士)获得优秀论文奖三等奖。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是中国经贸领域的最高学术奖。

“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是我国国际贸易研究的先驱之一、著名爱国人士安子介于1991年设立的,旨在推动和鼓励国际贸易学术研究,帮助我国学者增强学术自信与学术自觉。本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评选工作于2016年3月正式启动,由海内外国际贸易领域知名专家组成的评委会进行通讯评审,评委会举行会议评审,本着公平、公正、公开和宁缺勿滥的原则,经过分组评议及全体合议等程序,最终确定优秀著作奖8部,其中优秀著作一等奖空缺,优秀著作二等奖2部,优秀著作三等奖6部;优秀论文奖18篇,其中优秀论文一等奖1篇,优秀论文二等奖5篇,优秀论文三等奖12篇。

毛其淋副教授的获奖论文简介如下:

1. 篇章结构与基本观点

文章基于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准自然实验,采用倍差法(difference in difference, DID)研究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中国制造业就业变动的影响效应。文章由七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引言,介绍本文的研究背景、研究问题和创新点;第二部分为文献综述,旨在对与本文主题相关的研究进行梳理与评述,并强调突出本文研究的新颖之处;第三部分介绍样本数据和核心指标(如就业变动、中间品贸易自由化)的测算;第四部分报告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制造业就业变动的基本估计结果,重点分析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就业创造、企业就业破坏和企业就业净增长的平均影响效应及异质影响效应,并考察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就业的广延边际变动之间的关系;第五部分构造制度环境指数,在此基础上考察地区制度环境在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就业变动关系中的作用;第六部分采用Melitz and Polanec(2015)的分解框架对行业生产率增长进行动态分解,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深入研究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就业再配置与行业生产率变动之间的关系;最后一部分是结论与政策启示。

文章的研究结果表明:(1)中间品贸易自由化显著促进了制造业企业的就业净增长,并且是通过“提高就业创造”和“降低就业破坏”两个途径同时起作用的,其中前者的影响程度更大;(2)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就业变动的影响具有明显的异质性,即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促进了低生产率企业的就业破坏,但会促进高生产率企业的就业净增长,并且该作用随企业相对生产率水平的提高而增强;(3)本文还考察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就业广延边际变动的影响,发现中间品贸易自由化降低了高生产率企业的退出概率,但同时促进了低生产率企业的退出,进而导致这部分企业的就业出现“彻底性”破坏;(4)良好的地区制度环境有利于强化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制造业就业集约边际变动与广延边际变动的影响;(5)本文在Melitz and Polanec(2015)的动态分析框架内进一步研究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就业再配置与行业生产率增长之间的关系,发现就业再配置效率的改善是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促进行业生产率增长的重要渠道

2. 主要创新与学术价值

(1)在研究方法上,已有文献基本上采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进行实证分析,而本文以中国加入WTO作为政策冲击,在一个自然实验的框架下,通过构造倍差法模型来识别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就业变动的微观影响,较好地解决了以往研究中所可能面临的内生性问题。(2)在研究视角上,已有文献大都只是考察贸易自由化与就业总体变动之间的关系,本文则进一步研究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就业结构变动的影响,即把企业就业净增长分解为企业就业创造(job creation)与企业就业破坏(job destruction),除此之外,我们还考察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就业广延边际变动(或企业退出)的影响。(3)本文不仅关注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就业变动的平均影响,而且还研究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不同生产率企业的异质性影响,结果表明,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促进了低生产率企业的就业破坏,但会促进高生产率企业的就业创造,同时提高了低生产率企业退出市场的概率。(4)考虑到中国各地区制度环境存在显著差异这一事实,本文在研究中还引入了地区制度环境指数,通过检验发现,良好的地区制度环境强化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制造业就业变动的影响,而既有的研究贸易自由化与就业的文献大都忽略了地区内部制度因素的作用。(5)本文还进一步考察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就业再配置与行业生产率之间的关系,发现就业再配置效率的改善是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促进行业总体生产率增长的重要渠道,同时我们也从微观视角对其背后的机制进行分析,这有助于理解近年来中国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动力来源。

3. 研究方法

为了有效地识别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制造业企业就业变动的影响效应,我们在研究中引入了一个新颖的准自然实验进行实证分析。根据中国的贸易政策,海关对加工进口企业所进口的原材料、零部件等中间品实行免关税,而对一般进口企业征收关税。中国加入WTO之后引发了大幅度的关税减免,因此,一般进口企业面临的进口中间品关税率在2001年之后出现迅速下降;但加工进口企业由于长期享受免关税优惠政策,其面临的进口中间品关税率也就基本不变。据此,我们可把中国加入WTO的政策冲击视为一次准自然实验,把制造业中从事进口贸易的企业划分为一般进口企业和加工进口企业两种类型,其中将一般进口企业作为处理组,将加工进口企业作为对照组,进而采用倍差法进行估计。此外,为了揭示资源再配置效应是否是中间品贸易自由化提升行业生产率的重要渠道,文章还采用生产率动态分解框架将总体生产率分解为企业内效应、企业间效应、进入效应与退出效应,对这四类分解项进一步加总得到第一类资源再配置效应与第二类资源再配置效应,在此基础上建立计量模型深入检验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就业再配置与行业生产率变动的关系。

4. 学术影响与社会效益

文章以中国2001年加入WTO为背景,在一个准自然实验的框架下系统研究了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制造业就业变动及生产率演化之间的关系,不仅丰富了国内外有关贸易政策与就业变动的文献研究,而且也有助于理解近年来中国制造业生产率增长的动力来源,因此,本文具有重要的学术影响力。更为重要的是,本文的研究还具有重要的政策含义与社会效益。由于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在总体上显著促进了制造业企业的就业增长,因此继续推进和深化贸易自由化改革对于缓解乃至解决现存的“就业难”问题是一项重要的政策举措。在近期,中央政府相继在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大力推动了贸易自由化改革,将有利于带动制造业的就业创造。但与此同时,本文的研究也发现,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制造业就业变动的影响存在异质性,即它一方面会促进高生产率企业的就业净增长,另一方面却会促进低生产率企业的就业破坏和市场退出,这说明只有生产率高的企业才能充分利用贸易自由化的机遇来实现规模壮大和就业扩张。因此,在贸易自由化的大环境下,企业自身还需要不断地进行自主创新以提升生产效率和市场竞争力,进而更好地融入经济全球化浪潮以获取经济利益的“蛋糕”。本文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发现是,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制造业就业的提升效应与所在地区的制度环境有着紧密关联,即在制度越完善的地区,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就业的提升效应就越大。因此,在继续深化外部贸易自由化改革的同时,还应该特别注意进一步推进内部市场化改革、不断完善国内制度环境,以使贸易自由化的就业创造效应得到更有效的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