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炳展副教授获得2016年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论文三等奖

发表日期:2016-11-17 已经有0位读者读过此文

                          施炳展副教授获得2016年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论文三等奖

                

论文题目:中国企业出口产品质量 测算及其决定因素——培育出口竞争新优势的微观视角,《管理世界》,2014年第9期。


论文主要探讨了中国企业出口产品质量的测算和决定因素问题,围绕上述主题论文按照六个部分展开分析。第一部分论述了论文选题的现实背景和文献渊源;第二部分基于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阐述了出口产品质量的内生决定理论机制,为后续实证研究奠定理论基础;第三部分交代了本文数据来源、产品质量测度的技术细节和本文的计量模型构建;第四部分集中分析中国企业出口产品质量的典型化事实;第五部分基于计量分析讨论了出口产品质量决定因素;最后对全文结论进行总结并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本文的主要观点可以提炼如下。第一,在中国出口贸易逐渐减速的现实背景下,为了构建中国出口新优势的微观基础,中国企业应提升出口产品质量,实现从数量增长到质量增长的贸易增长模式改变。第二,在2000~2006年间,中国出口产品质量呈现缓慢增长的趋势;但是本土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出现下滑趋势,与外资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差距逐渐增加;这意味着中国本土企业出口产品质量有陷入低质量陷阱的危险。第三,企业生产效率、研发效率、广告效率、政府补贴、融资约束缓解、行业竞争均会提升企业出口产品质量,但外资对本土企业产品质量的作用为负,这可能源自由市场竞争导致的产品内分工格局所致。因此,本土企业产品质量下降的原因可能归结于企业自身效率低下、融资成本较高、外资竞争挤出效应所致。第四,从政策层面看,提升企业自身效率水平、增强行业竞争强度、健全市场融资环境均有利于企业产品质量提升,但对于外资的作用应保持审慎态度。    


2.主要创新与学术价值

本文的主要创新在于给出了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经验分析的新视角,总结提炼了中国企业出口绩效的新事实,并从质量视角探讨了中国企业出口绩效改进的新机制。具体如下:


第一,本文从产品质量这一研究角度入手,分析中国企业出口绩效及其决定机制,这开辟了国内异质性企业贸易经验分析的新领域。现有大部分研究基于技术复杂度、出口边际、出口价格、出口持续性等角度研究中国企业贸易行为,与这些研究角度迥异,本文从产品质量入手,将研究深入到产品内分工范畴,给出了新形势下中国出口新优势的一个微观视角。


第二,本文在考虑内生性基础上,精确测算了中国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展现了中国企业出口行为的新的典型化事实。以往经验分析大都忽略了产品质量差异性,一般认为中国出口结构呈现优化趋势,表现为中国出口的技术复杂度已经与发达国家较为接近,从而得出中国出口技术结构优化的典型化事实。本文则进一步将研究深入到产品内,研究结论发现本土企业产品质量呈现下降趋势,并且与外资企业产品质量差距逐渐增加,这意味着本土企业在全球产品内垂直分工体系中处于分工地位底层,无疑这是关于中国企业出口绩效的新的典型化事实,也是中国贸易规模占优背景下的新挑战和新任务。


第三,在双重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框架内,本文讨论了企业出口产品质量的多维度决定因素,并结合中国情境进行了实证检验,从质量角度给出了中国企业出口绩效改善的新机制。基于同时引入边际成本效率和固定成本效率双重异质性的理论模型,结合中国融资约束、政府补贴、市场竞争环境、外资引入等特色因素,本文考察了生产效率、广告效率、研发效率、融资约束、政府补贴、行业竞争强度、外资等多维度因素对中国企业出口产品质量的影响方向。结论发现生产效率、研发效率、广告效率、政府补贴、融资约束缓解、市场竞争均会提升产品质量;但研发投入、广告投入并没有明显效果;企业出口空间分布特征也会反作用于产品质量;外资对本土企业产品质量影响不利,但提升了外资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因此,中国企业提升出口产品质量应从企业自身、市场环境和出口目的地调整等多维度多管齐下,这为中国企业出口绩效改善提供了新机制。


3.研究方法

第一,理论框架方面,本文考虑了边际成本和固定成本双重异质性,在具体实证环节,用全要素生产效率衡量边际成本异质性,用研发效率和广告效率衡量固定成本异质性,从而在双重异质性框架内讨论了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决定应因素问题。现有大部分文献仅考虑企业生产效率异质性,这样企业最优产品质量只决定于企业生产效率,而且产品质量是生产效率的单调增函数,这样产品质量的决定因素实际上就等价于生产效率的决定因素,在理论框架层面没有实质性突破;而在双重异质性框架下,企业产品质量取决于边际成本和固定成本两方面,从而在生产效率因素之外,进一步讨论研发效率和广告效率,这使得出口产品质量的理论和实证研究更具有独特性和必要性。


第二,在典型化事实分析层面,本文克服了利用单价(unit value)代替产品质量的做法,采用数量对价格回归的方法计算企业产品层面出口质量,并且考虑了产品的隐藏种类(hidden variety)和回归内生性问题。对于中国而言,中国要素市场存在要素价格负向扭曲,这意味着中国高质量产品可能因为要素价格扭曲产生高质低价问题。因此中国出口低价格并不完全是由于出口产品质量低,出口价格并不能较好的反映中国出口产品质量。本文则采用出口数量(quantity)对出口价格(price)价格在产品层面进行回归,然后求回归残差,并对产品质量进行标准化,从而可以保证跨期、跨截面可比性。在回归过程中,我们采用加入进口方-年份固定效应的方法,控制进口方经济规模导致的水平种类差异性问题;采用企业在其他市场出口价格作为本市场出口价格的工具变量,从而克服价格和数量之间相互影响导致的内生性问题。


第三,在中国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决定因素的计量分析中,我们采用多维面板数据进行回归分析,以克服可能的遗漏变量问题;采用滞后项和GMM方法进行回归,以克服可能的相互影响引致的内生性问题;采用Heckman两阶段回归方法,以克服由零贸易导致的样本选择偏差问题。本文回归数据是微观数据,具有企业、产品、进口方和年份四个维度,我们在基础回归中加入了年份和产品固定效应,在稳健性分析中进一步加入了企业固定效应,从而控制所有企业、产品和年份维度的固定效应,从而减少可能的遗漏变量导致的内生性问题。我们采用企业层面变量滞后变量作为解释变量,采用GMM方法进行回归分析,从而克服双向因果导致的内生性问题。由于存在大量企业层面的零贸易现象,我们采用Heckman两阶段方法进行回归分析,其中第一阶段方程中我们加入企业所在地区的开办企业费用占人均GDP比值作为排他性变量(exclusive variable),这一变量可以作为出口固定成本的指示变量,它仅影响贸易是否发生,但不影响贸易规模。